我给我的护士姐姐按摩上了她,两男齐上两洞插我 – 紫妍的影视之旅

一些杂文 宅小发 6个月前 (04-17) 27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我给我的护士姐姐按摩上了她,两男齐上两洞插我 - 紫妍的影视之旅

看着紫妍处罚锦觅,众位芳主却一语未发,紫妍周身的气势全无掩饰,众位芳主竟有一种想要屈膝下跪之感,这五百年她到底是得了何种缘法,仙法竟是更为精进了,更是多了几分肃杀之意。

锦觅听话去了花冢,连翘偷偷陪着一起去了。

紫妍看着众位芳主,“跟我来。”带着芳主来到自己的住处。

“当年梓芬仙逝之事,海棠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未说的?”紫妍的话让海棠很是诧异,当初的事情自己已经悉数告诉紫妍了呀。“譬如,梓芬被何所伤。”

“是被火系灵力所伤。”海棠的头低了下来。

“是琉璃净火吧。”

听到紫妍的话,海棠猛地抬头,仙上如何猜到的?

“很好奇为何我现在才问?”

“请仙上不吝赐教,”海棠确实很是疑惑。

“我觉着余姚坐在天后这个位子上有点碍眼,想要拉她下来,需要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不可,花界已自立,不再过问天界之事,仙上所说,花界无法遵从。”海棠听到紫妍的理由,惊出了一身汗,动辄就要换了这天后,这紫妍口气未免太大了。千年前,花界自立,就是为了不涉纷争,如今紫妍却要拿梓芬的仙逝做文章,他们如何能同意。

“你们不想为梓芬报仇吗?”紫妍打量着众位芳主的表情,显然有人动心了。

“想,只要仙上能为吾主报仇,我芍药万死不辞。”

“我等万死不辞。”不少芳主都想立刻为梓芬报仇。

“海棠,你呢?”紫妍看着快要被孤立的海棠问道。

“仅凭仙上吩咐。”海棠闭上眼睛,这是紫妍在逼她。

“长芳主果然识趣。”紫妍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似是对海棠的识时务很是欣慰。“那你就把这个给花界所有精灵,记住一定要人手一份。”

海棠手上多了一样东西,上书波若经,这是何意?

“打开看看。”

这是?海棠的眼睛一下瞪大了。这是一本修行之法,依此法修行,灵力的增长会是平日的三至四倍,这种功法紫妍究竟是从何得来的?只是这功法是否有弊端呢?

“放心,只是灵力增长的快了点,也没有甚稀奇的。”紫妍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花界偏安一隅几千年,你们借着梓芬仙逝,让太微忍了这许久,但太微愈是迁就花界,荼姚就会越是怒火中烧,不要小瞧一个女人狠辣的程度,梓芬就是很好的例子。你们都知道她被何人所害,但为了你们口中的六界安定,你们不得不忍下来。荼姚尽管跋扈,但有鸟族做后盾,又是天帝的糟糠之妻,居后位多年,更是有一个威视渐起的儿子,你们自己不振兴花界的实力,我敢断言,不出千年,天界就会将花界收管,这出头之人,十有八九会是鸟族,到时大军压境,你等又当如何”

“天帝已应了花界自立,又如何会发兵呢?”海棠觉得紫妍是在危言耸听。

“现在的这位天帝可是位极善权谋之人,帝王心术,那位用起来可是得心应手的很呐。万年前,为了帝位,弃了梓芬,娶了荼姚,待帝位稳固,又因着荼姚无所出的名义要废她的天后之位,其中不乏是存了用花界来牵制鸟族的意思,只是他没料到的是荼姚先发了难。若万年前花界有现在鸟族的势力,恐怕现在后位上的人就是梓芬了。而为了龙鱼一族的势力,天帝诱惑了纯然的龙鱼族公主簌离,随后却降罪于龙鱼族,让曾经享有威名的龙鱼一族全然覆灭,三千里洞庭一夕之间归了鸟族。对于曾经耳鬓厮磨的情人都能下此毒手,你觉得对于不断挑战他的帝王权威的小小芳主,他能容的下。更何况,还有一个天后荼姚,为了她的儿子旭凤,她一定会不遗余力的让花界这颗眼中钉消失的。莫要忘了,天帝可是为水神的长女与大殿下定了婚约,而锦觅是谁的骨血,你我心知肚明,一旦这件事被荼姚知晓,花界会有何下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好好想想吧。”这次出去,紫妍打听到了更多的事情,如果花界再不自立,花界的众位芳主再学不会生存之道,这花界恐怕会有一场祸事。

紫妍的话如同一瓢冷水浇在众位芳主的头上,她们从一开始就错了。一味地退让并不能求全,反而更可能会对方得寸进尺,只有自身的强大才能掌握话语权,看紫妍就知道。但现在还不晚,更何况还有紫妍的帮助,即便是她的目的不纯,但海棠相信她一定不会让花界难为,毕竟紫妍还念着自己的母亲,现在还有锦觅。

也是自这一日开始,锦觅的功课又多了几分。海棠向紫妍提出既然如此,何不解开锦觅的珈蓝印。紫妍看着海棠,叹了口气,这海棠怎么一遇到梓芬和锦觅的事情就有点分不清了呢。

“海棠,不是我不愿解,而是不能解。一则锦觅的性子本就跳脱,她本就是上神之女,天资自是不必说的,若是将珈蓝印解除,势必会更加管不住,且她的性子还没有定下来,贸然解除恐她会闯出大祸来。这二则,是师尊于百年前传信与我,锦觅身上的珈蓝印我不得解,至于应由何人来解,想必你也很清楚。”紫妍说完,嘴边挂着几分哂笑,有些话她并未告知海棠。元君让她不要过多的干涉六界之事,听到这话,紫妍便知道元君对于自己的来历怕是全然了解,但为何这么多年未曾透露,却突然之间告知自己此事,势必是她已然知道自己有替锦觅解除珈蓝印的打算,只是这次是元君多虑了,起码千年之内她是不打算为锦觅解除这封印的,至于千年之后是怎样一番光景,又有谁知道呢。

海棠听完,也不再提解除封印的事情,只一心一意与众位芳主做好花界强盛事宜,日日督促花界精灵及芳主们的修炼,一日都不敢松懈。只是,这花界众人早已过惯了那悠闲之日,有不少精灵对于此事很不理解,尤其是锦觅。虽然能提升灵力她很高兴,但是每日增加的课程,让她玩闹的时间骤减,她又是个耐不住寂寞的性子,于是她开始偷溜。只是,这第一次便被紫妍撞着了,紫妍对于锦觅的性子很是了解,只会了海棠一声,便将锦觅带回了自己的居所。

十日后,锦觅再次回到水镜的时候,竟是无比用功,对于芳主们布置的功课再未松懈,让众位芳主很是好奇这其中的经过,但锦觅却是只言片语都不肯透露,众位芳主又不敢直接向紫妍询问,便不了了之了。


站长自用好用的梯子: http://t.cn/E71xZtX?184689978 安装后打开填写ID:184689978 获取免费 速度非常快, 秒开1080p油管视频,INS,PH站等网站APP,无广告,永不断线。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