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表嫂的体下,废都删节部分—綜漫-夜星

一些杂文 宅小发 6个月前 (04-17) 15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挺进表嫂的体下,废都删节部分—綜漫-夜星

「不能认可?不能认可是怎么回事啊!?」基拉.大和紧张地向着通话器叫道。「这个救生舱的推进器坏掉了,正在宇宙中漂流啊!难道你是要我把里面避难的人弃之不顾吗!?」

「救援舰很快就到!但是大天使号现在正在战斗中啊!」娜塔尔.巴基露露皱着眉。「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接受难民!?」

「可是!」基拉.大和满脸的焦急。「救生舱的外面还勾着了一个小孩子!现在的话……说不定还有得救的啊!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什么!?」大天使号舰桥中的人都是一脸惊愕。

「算了!我允许。」玛琉.拉米亚斯烦恼地揉揉额头。「我现在不想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总之一切要快!」

「是!」立即,基拉.大和操纵着STRIKE进到了大天使号内的机库中,轻轻把救生舱放下。旁边,已经收到了舰长命令的整备班成员们立即围了上来,把被救生舱勾住了衣服漂浮在空中的小孩子解了下来。

科杰罗.马德克曹长把身上沾着油污的制服外套紧紧包着浑身冰冷的孩子,一双温热的大掌贴着孩子的小脸,把脑袋抬高好打开气管。旁边一个整备员把急救用氧气罩套到孩子的口鼻上,一手轻轻在孩子胸口上有规律地按压着。

「小家伙,撑着点…快呼吸!」马德克一脸的担心,眼睛紧盯着毫无生气的小躯体。

一边的救生舱上正在打开舱门的整备员们也分了一点心在关注着。

「…你不要停!」察觉到了身边之人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马德克吼道。「我们不能先放弃了…」

那个整备班成员点点头,加快了动作。

终于,孩子的眼皮微微的颤了颤,嘴巴动了动,然后像是感觉不适地扭了扭颈子。

「活过来了!活过来了!哈哈~」马德克兴奋地挥动着拳头,在身边也是一脸欣喜的手下肩上重重地拍了几下,痛得那人的笑容一阵的扭曲。

而刚刚从救生舱中出来的人听见了这笑声,则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马德克笑着用大手摸着孩子的小脑袋。「小家伙,能听见吗?醒醒!」

在叫唤声中,孩子轻轻睁开了眼睛。

看见了那眩目的金色,孩子身边蹲着的两人都是一阵的愣神。

「…嗯……」马德克蹭了蹭下巴。「没有防护服地在宇宙中浮了一段不太短的时间都能活着……你说这孩子会不会是调整者?」

看了看孩子那少有的天蓝色头发,那个整备员轻轻点头。「可能性不低呢……」

马德克搔搔头。「算了,就算是那又怎么样?能活着就好。嗯!」

「那个……那个孩子是怎么了吗?」被整备班照顾着向走廊飘去的人中,一个中年男人脱离了队伍,靠了过来。

「啊…你是?」马德克站起来。

「我是个医生,这孩子不要紧吗?」中年男人道。

「医生?太好了~」马德克笑道。「这孩子刚刚才醒来,还很虚弱,就麻烦你多多照看了!」

「好的。」

「啊,另外,我们的舰长的肩膀受伤了,待会也请你去看看好吗?」马德克想了起来,道。

「没问题。」中年男人接过孩子,向走廊飘去。

「衣服?」阿诺尔德.诺伊曼看着刚刚为舰长处理完伤口的医生。

「对,我后来发现那个孩子身上除了一块破破烂烂的白布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医生说。「虽然估计你们这艘战舰上也不会有什么孩子的衣服的,总之就是问问看了。」

「啊……确实是没有。」诺伊曼点点头。「你不如去问问跟你一起到来的人吧!我记得那里面最少有两个小孩子。虽然不一定会合身,但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

「对,我这就去。」医生点点头,转身离去。

「这艘船,会到哪里去呢?」卡兹.帕斯卡尔克一脸担忧。

「航道改变了吧?ZAFT果然还在吗?」塞.阿格伊尔道。

「应该是在追这艘战舰和那部MS吧。」多尔.克尼希猜道。「那或许是还在追了。」

「诶!?这算什么啊!?」靠坐在塞身边的芙蕾.阿尔斯塔抬头叫道。「这么说不就是乘上这艘船更危险了!?我才不要~」

一边的基拉黯然扭头。

「那你宁愿留在那个坏了的救生舱里吗?」米丽雅莉亚.哈乌道。

芙蕾扯着塞的衣角。「那、那倒不是……」

「父母他们也会没事的吧?」看着走廊上前往各个房间中安定下来的人们,卡兹不安道。

「避难命令是向全区下达的,一定没事的!」塞安抚地笑道。

「你、你们!呼…呼…」医生喘着气跑到基拉等六人所在的房间门外,手中拿着一条小小的白色连衣裙。「你们有没有看见过一个包着白色破布的小孩子?」

「诶?」六人愣了愣。

「不…说是小孩子,不如说是婴孩。」医生擦了擦额上的薄汗。「就是那个我们刚刚上这艘船时,那些军人在抢救的那个孩子!有看见吗?」

「…没有。我从刚刚一直都就站在门口,没有看见。」多尔想了想,说。

「我也是。」基拉说。「请问,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不是。我是个医生,那些军人在那孩子醒在之后就交给我照顾了。不过之后我发现那孩子的衣服不能穿了,就去找人借了一条裙子……」医生亮了亮手上的连衣裙,脸上稍显焦急。「不过在我回来房间的时候,那孩子就不见了!她身体还很虚弱的啊,要是在人少的地方晕倒了要怎么办啊?」

「我去找找看吧!」基拉说完就往走廊上跑。

「我也去吧!人多点比较快~」多尔也跑了出去。

「哎~怎么都跑得这么快…」米丽雅皱起了眉。「我也可以去找的啊~都不等人的……笨蛋!」

芙蕾一脸的疑惑。「我来的时候有这么一件事吗?我都没有注意到……」

「你啊…」塞无奈地摇摇头。

「基拉.大和……啊哩?」一个穿着军服的金发男子走到门边,没有看到想要找的人,搔了搔头。「你们是基拉的朋友吧?知道基拉在哪吗?」

「找人去了~」米丽雅耸耸肩。

「…哈啊?」穆.拉.弗拉格愣了愣。

「基拉救回来的那个挂在救生舱外的孩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基拉去帮医生找了。」塞说明道。

「啊~是这样吗?」穆拍了拍脑袋。「那么,基拉回来了的话,你们帮我传个话吧!」

漆黑的宇宙中,小点小点的星光不停闪烁着,像是在诉说着什么的样子。

一双小手向前伸出,想要触摸那点点的亮光,却被看不见的墙挡住了。

初抿紧了嘴。

──我讨厌这里。

「啊!找到了!」身后传来一把欢喜的少年声音。「你在这里啊~」

初黯了黯眼睛,在空中转过身来。

「别再到处乱跑了……」看见了初的脸,基拉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眼前不远处那小小的孩子,脸上那莫名的悲哀寂凉,清澈无杂色的金色眼睛,都让基拉一阵的窒息。

眨子眨眼的动作唤醒了基拉,基拉也发现了初所在的瞭望台外的景色,握紧了拳,浮到了初身边把她抱在怀里。「赫利奥波利斯坏掉了,所以我们要到奥布去……大家也一起,所以不要害怕!没事的…」

「发现敌踪!发现敌踪!」响亮的广播声突然响了起来。「第一战斗戒备!军事人员全员各就各位!」

「!!」基拉猛地抬起头。「果然…追上来了吗……」

「基拉.大和请立即到舰桥!基拉.大和请立即到舰桥!」

「诶?我、我!?」基拉有点惊讶,却又很快想到了原因。「可是,我根本就不想战斗……」

怀里传来的轻微颤抖让基拉紧了紧双臂,随即脚下一蹬,离开了瞭望台。

抱着初回到了分给自己和朋友们的房间,基拉没能找到任何人。顿了顿,便向着食堂跑去,却只找到了芙蕾。

「啊…基拉。」在基拉走近时,芙蕾已经发现了他。「你找到了?」

「啊。对了,芙蕾你知道大家在哪里吗?」基拉心急道。

「塞他们说着什么「尽力去做自己所能做到的」…就通通跑掉了~」芙蕾看上去很是不满。「想来是要到舰桥去吧。」

「诶?是这样啊…」基拉轻轻皱起了眉,沉默了一会,便把怀里的初递给芙蕾。「抱歉!我也得赶去了,这个孩子就麻烦你照顾一下了!」

「诶?啊、等一下……」芙蕾手忙脚乱地把孩子抱好,基拉已经跑着离开了食堂了,芙蕾只得坐回到座位上,厌恶地紧皱眉头。「我…讨厌孩子的啊…」

初很是不舒适地扭动着身体,想要离开芙蕾。

「哎、哎!你别乱动!」芙蕾手忙脚乱,完全不知该怎么办,只得双手把初撑高,让她吊在了空中。

「那个,你需要帮忙吗?」一个母亲牵着一个小女孩走近来,微笑道。

「诶?啊,是!」芙蕾爽快地把初塞到了那个母亲手里,脸上是解脱的笑。「实在是谢谢你!得救了!」

「呵呵~你那样抱孩子不行的~」感受到了初微微的颤抖,那个母亲温柔地扫着初的背。「让孩子感觉不到安全,就会总是处在惊慌的状态……要这样,坐得舒服的,有依靠的…」

小女孩好奇地把脸凑到初面前,而芙蕾听着那个母亲的话,却是毫不在乎地扭头,根本就没有听进耳里。

「轰!!」

一阵猛烈的震荡,在食堂里的人们都是站立不稳。

「妈妈!」小女孩惊叫着扑进了母亲的怀里。

「汲、没事,没事的!一定…」母亲很是紧张地抱女儿和初抱紧,脸上挂着勉强的笑容。「没事…没事…我一点不害怕。」

初双手紧紧抓在了脑袋两侧,软软的指尖深插进短发里,手掌捂着耳朵,皱起了眉,把身体缩得更小,浑身颤抖不止。

──战争……好讨厌!!

~~~~~~~~~~~~~~~~~~~

「这、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影像,食堂里的人们一脸的惊讶。

「他们不是友军吗?为什么会这样子对待我们…」

「全部人不准动!!」食堂的自动门打开,一群穿着宇航服并且手持枪械的欧亚联邦军人们涌了进来,让食堂里聚集着的奥布平民一阵惊慌的尖叫。「全部人坐在原位,不要乱动!」

「你们搞什么鬼!?」走廊上传来了马德克的叫骂声。「这可一点也不好玩!」

不用多久,整备班的成员们也被赶到了食堂中。

「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成为了志愿兵的奥布学生们靠到了整备班成员和战舰操作员旁边去。「欧亚联邦应该是友军没错吧?难道是说跟大西洋联邦关系不好吗?」

「不是那个问题啦~」一个操作员小声回答道。「都是没有识别代码的错…」

「那个识别代码,真的那么重要吗?」卡兹很是不能理解。

「看样子就是了。」另一个操作员一脸的苦恼。

「不过真正的问题是在另一个地方呢。」马德克说。

「对呢。」诺伊曼点点头。

──战争。

食堂的一个角落里,被人抱在怀里的初冷眼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感觉着身边不断想要攻击自己的混浊恶念。

──战争,无处不在。

「就是他!因为他是个调整者啊!!」

──如此地,把自己的种族区分。

「眼睛的颜色不一样啊!!」

──什么时候,人类也开始把孩子如同蔬菜水果般改造并且要求了?

「这样的东西我才不要!你们给我重新再做一个!」

──什么时候,人类也变成了货架上的货物任君选择了?

──人类。

初紧握着的拳头因使力过度而颤抖不止。

──这样的人类……


站长自用好用的梯子: http://t.cn/E71xZtX?184689978 安装后打开填写ID:184689978 获取免费 速度非常快, 秒开1080p油管视频,INS,PH站等网站APP,无广告,永不断线。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