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老公别在阳台上 用力舔,爱爱抽插肉段子-旗木卡卡西的灾难

一些杂文 宅小发 6个月前 (04-17) 15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嗯老公别在阳台上 用力舔,爱爱抽插肉段子-旗木卡卡西的灾难

作者有话要说:

瓶底炸裂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30 10:53:53

谢谢地雷!

*

读者“雪羽”,灌溉营养液+5 2017-05-31 10:18:05

读者“爱西湖的哈士奇”,灌溉营养液+1 2017-05-30 14:19:21

读者“瓶底炸裂”,灌溉营养液+5 2017-05-30 10:53:53

谢谢营养液!

*

六一快乐!大宝贝们!  任务完成得很好,三代表示十分欣慰,又重点夸了一下裴蝉衣。

鉴于两个宇智波以及卡卡西要同三代说些悄悄话,于是裴蝉衣便准备先一步离开火影办公室,结果他刚转身就看到一个中年人站在门口。

“团藏吗……怎么今天有空过来了,找我有事?”三代叼着烟杆深深吸了一口,他这老伙计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咦?团藏?这装扮倒是比卡卡西还中二啊~,裴蝉衣在心里默默吐槽道。正常人绝对不会右手右眼缠满绷带的!

团藏一来,办公室内的气氛瞬间凝固。裴蝉衣开启数据查看功能,他倒要看看此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结果不看还好,整理完脑海中多出来的信息,裴蝉衣都要气乐了。写轮眼X11,这特喵的是啥?谁要敢说团藏跟大蛇丸没有任何私下交易,他打死都不信!而且他们小队刚回村,团藏就出现了,明显这次的任务让他有了警惕。同样也说明,根的人在监视他们几个!

‘系统,怎么办?’

【……凉拌?】

‘要你何用!’

【么么哒。】

裴蝉衣转了转手里的文曲之聿。

“火影大人,这周我还没替您检查身体状况,您看……?”

三代抽烟的手一顿,不对劲啊~,虽然裴蝉衣医术高超,可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安排。

“嗯……团藏你要是不急的话,先去会议室等我。”

“我知道了。”团藏冷冷地在裴蝉衣身上扫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他离开时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重了几分。

‘啧~,这家伙故意的!’

【嗯。】

‘来的时候无声无息,走的时候就甩脸色。’

【……】

“蝉衣,怎么?有什么要向我禀报的吗?”

裴蝉衣看向三代,在这之前他示意两个宇智波用幻术将几人隔绝起来。

“火影大人,我是一名医者,所以对人体极为熟悉,再加上我的感知能力……团藏,虽然我是第一次见到他,可是他身上有过改造的痕迹。很多忍者因为受伤的缘故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手术,然而却绝对不应该多出写轮眼的气息。”

“你说什么!”三代一拍扶手,腾地一声站起。“蝉衣,我念在你年纪尚小,又于木叶有恩……”

裴蝉衣双手抱拳,打断了三代接下来要说的话。

“火影大人,我愿意以性命担保,团藏有写轮眼。您应该清楚,写轮眼开启时查克拉状态是与众不同的,带着极为阴森的寒意……我的三个队友,都有写轮眼,这种气息我已经十分熟悉了。”

这一瞬间,三代仿佛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团藏啊团藏……你已经被黑暗腐蚀了心智吗?

“蝉衣,你先回去吧。”

“是。”

裴蝉衣朝另外三人点了点头,事态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怎么做就靠你们了。

******

距离上次在火影办公室丢下一个炸弹,已经过了差不多一周的时间。裴蝉衣很闲,闲到什么程度呢?云萝都往家里搬了好几篓草药了,他还是懒洋洋地瘫在卧室里打坐,美其名曰:闭关修炼。

其实,他就是没事做。三代那边没有任何动静,卡卡西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成天见不到人影,甚至连忍者学校那边都少了个蹲守的弟控。

‘他们一定是想搞出个大新闻!还不带我玩!’

【嗯……这种事没办法闹大吧?】

‘鸣人跟我说,佐助天天念叨着他哥,明明住在一起,却好几天碰不到面。’

【毕竟是暗部,见不到很正常。】

‘哪里正常了?那个弟控晚期能忍这么久,绝对不正常!明明我跟他同龄,凭什么带他不带我!’

【那你想怎样?】

‘噢,我就是发发牢骚。’

【……】烦人的熊孩子!

‘好无聊啊~,系统。’

【宿主,你又有一笔威望值到账了。】

‘嗯?哪来的?’

【完成了大蛇丸据点剿灭以及上次你给奈良一族的药方。】

‘可以换新的东西了?’

【不能。】

‘那你说出来有什么意义吗!’

【希望你再接再厉,目前我已经能够确认,当你的威望值刷满后就可以回到大唐。】

‘!!!’

【而且,还会有一样特殊道具作为奖励。】

‘……你怎么做到的?’

【来到这个世界后我就一直在同世界法则撕,最开始它只允许我从大唐拿到万花门派套装,侠义值则以另一种形式支付给它。可能是大唐那边的药方让它尝到了甜头,所以希望你能大量贡献出来,这样忍者世界的医学将得到更全面的发展。合情合理,毕竟它的目的也是为了这个世界好。】

‘那威望值又算什么?’

【形式而已,别在意这种细节。不过,你也别想着一次性提供大量药方达到目的。这里的命运线被你给弄乱,不好好收场它不会放你走的。最起码,你得让它看到未来走上正轨。】

‘好好好~,我知道了。’

裴蝉衣从地上站起,拍了拍并未沾染上灰尘的衣袍。天色渐晚,该去觅食了。

竹之屋还是同以前一样,裴蝉衣轻车熟路的走向了他平时坐的位置。老板娘清姨已经摸清了他的口味,不需要点单就朝后厨吩咐去了。

裴蝉衣杵着下巴望向窗外,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现在正好刚放学,许多家长牵着自家小孩有说有笑,至于那些被放养的,则跟着小伙伴一起三五成群。

嗯,这个朝天辫绝对是奈良家的,似睡非睡的死鱼眼跟奈良鹿久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裴蝉衣眼底掠过一抹笑意,那个大叔竟然还有人要啊。

咦……鸣人竟然落单了?正当裴蝉衣准备去招呼他过来,就看到这小子偷偷躲在了电线杆后。什么情况?

很快裴蝉衣就搞清楚了鸣人的用意,因为不远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缓步走来。大的背着小的,小的脸上乐开了花。啧~,弟控晚期跟兄控晚期。对着外人就是两个大冰块,一旦碰到了一起那叫一个兄友弟恭。

心疼鸣人,想跟情缘缘一起回家都被兄长大人提前插足。自诩为鸣人最强后盾的裴蝉衣当然不可能袖手旁观,他要替对方制造机会!更何况,他还惦记着团藏那事,鼬绝对参与进去了!

内力运转,裴蝉衣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一个蹑云逐月就到了宇智波兄弟两身前。然而,没等他开口这一大一小就直接在他眼前消失了。

‘幻术?要不要这么狠!’

这时同样这一幕弄懵了的鸣人小跑着走了过来。

“蝉衣哥哥?”

“啊~,鸣人。”裴蝉衣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竟然被幻术给耍了!还让鸣人看到了!平时他不习惯将数据查看功能保持开启状态,因为那样他会接收到太多毫无用处的信息。再说了,村子里很安全,他还有系统在一旁提点,没必要那么草木皆兵。

“哟~,怎么没回家?”

“我……”鸣人对了对手指,他没好意思说自己是跟着佐助来的,虽然裴蝉衣早就发现了。“我现在就回去!”

“要跟我一起用晚餐吗?竹之屋。”

“不了,蝉衣哥哥,小九还在家里等我。”

“嗯,那你注意安全。”

“蝉衣哥哥再见。”

“再见。”

回到店里,饭菜已经摆上桌了。本来裴蝉衣还一脸不悦,吃着吃着就被这美味的食物给治愈了。果然,唯美食与卡卡西不可负也!

系统:嘶——,牙酸。

填饱肚子结账离开,裴蝉衣正准备往家赶,结果半路就被人给劫走了。诶?导演,这个剧本我看过!

坐在小黑屋正中间的椅子上,头顶是一盏昏黄的吊灯。裴蝉衣扫了一眼周围,什么都没有。开启数据查看功能,又特喵的是幻术!能不能来点新鲜的!

暂停了内力流动,下一秒裴蝉衣眼前的一切瞬间破碎。跟原先的小黑屋没什么两样,只是环境更为亮堂了许多,嗯……这椅子是真实的。

裴蝉衣一脸无语状,他身前不到一米处有张沙发,上面坐着鼬、止水、卡卡西。怎么,三堂会审?还有鼬,你丫刚用幻术耍了我,现在就送上门了?

“咳……蝉衣,吃饱了吗?”卡卡西清了清嗓子,第一个开口道。

“嗯~,吃饱了。”裴蝉衣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还是他家卡卡西好,知道关心他!

看出裴蝉衣眼里的含义,止水默默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把你绑来队长也有份啊,合着你直接无视了吗?单身汪也是有尊严的!你不能这么对我!

“那个,蝉衣啊~,这里是根部基地。”

目光移动到止水脸上时,裴蝉衣瞬间变了表情。

“噢。”

“额……我现在是根部的首领。”

“恭喜?”

“啊~,客气客气,这还得谢谢你。”

“……下次能换种方式吗?”

“这样比较快嘛~。”

裴蝉衣:止水,像你这样的在我们大唐是找不到情缘的。

止水爽朗一笑:“呐,蝉衣来帮我吧。”

“啥?”裴蝉衣扫了一眼卡卡西,结果对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本黄色封皮的书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呵呵,今晚睡沙发。

“我刚接手根部,发现这里的训练量十分大,而且大多危险性极高。所以,我希望你能过来帮我,你的血继限界太过优秀,一般的医疗忍者做不到你那样的伤势恢复。”

“我考虑一下。”裴蝉衣抬了抬下巴。“待遇如何?”

“五险一金,包吃包住……”

“止水,我们也算熟人了,你直接说个数吧。”

“一百……”

“嗯?”

“一……”

裴蝉衣打了个哈欠,都是当首领的人了,怎么这么小气?

“这样总行了吧?再多我就拿不出来了。”止水比了个手势。“根部本来就不是通过任务赚取金钱来维持的,而是以培养新生力量,靠火影拨款。蝉衣,生活很艰难啊~。”

裴蝉衣:“……”先是拍我马屁,现在又开始哭穷。几天不见,刮目相看啊!

“蝉衣~,你当了我们根部的专属大夫,承了你的情,以后那些小兔崽子还不都任你差遣?”

裴蝉衣:“成交。我有一个要求,随时可以辞职。”替那些小孩子点蜡,你们的首领已经把你们给卖了。

“没问题!”止水欣然答应,他看准了裴蝉衣现在没有个固定的职位,加入暗部也只是编外人员,所以才打算把人挖过来。

“那明天开始过来上班,怎么样?”

“可以,我都行。”裴蝉衣点了点头,他没有问团藏去哪儿了,一开始可能还有点好奇,不过现在根部都被止水接手了……根本不需要问不是吗?

“卡卡西,回家吧~?”

“嗯,好。”卡卡西立刻应道,这反应根本不像一心沉浸在书中的故事里。“我带你瞬身回去。”

离开之前,裴蝉衣扭头看向鼬,嘴角勾了勾。

“呐,鼬~。我很有钱,很多很多钱。”

鼬:“???”

第二天,鼬才明白裴蝉衣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整整一个月,他的足迹遍布了忍者五大国。因为裴蝉衣在火影那里发布了一系列的A级任务,还指名要宇智波鼬来完成。没有暗杀,不需要获取机密情报,他要做的只是在各种深山老林里替裴蝉衣找药材。

呵呵,该死的有钱!

等鼬把所有药材收集完毕回到木叶后,他想让裴蝉衣做一道阅读理解!才离村一个月……他愚蠢的欧豆豆竟然被鸣人少爷拐回家同吃同住!

‘裴蝉衣,你过来,让我试试新的写轮眼。我保证,一点都不可怕,真的。’

一个月前裴蝉衣刚发布完任务时:

【宿主,我觉得你要被鼬惦记上了。】

‘谁让他用幻术耍我?’

【弟控的怒火不是那么好受的。】

‘切,我才不怕!鸣人看到我被幻术耍的样子,我那高大形象全都没了!’

【高……大?】

‘???’

【……】

‘想我裴蝉衣可是木叶万千少女的梦中情花,在鸣人面前我就相当于裴元大师兄!犀利、忍界圣手、一表人才。系统,你不懂。’

【……】

系统有点小纠结,他到底该不该告诉自己的宿主,鸣人那种粗神经,估计早就把那天的事给忘光了。两个弟控鸣翠柳,总有一个要上天。想想宿主身后还站着个卡卡西,还是默默替宇智波鼬点蜡吧。


站长自用好用的梯子: http://t.cn/E71xZtX?184689978 安装后打开填写ID:184689978 获取免费 速度非常快, 秒开1080p油管视频,INS,PH站等网站APP,无广告,永不断线。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