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被多个男人射,干爹,吸我的奶,好涨,啊_万物捏造师

一些杂文 宅小发 8个月前 (02-18) 89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老婆被多个男人射,干爹,吸我的奶,好涨,啊_万物捏造师

这家店面池桃萄挺满意的,大R H = 3 z d Q约四十平米,空荡荡的只有四面墙,但是白纸才更好涂鸦。她v O / 2 ;去附近的家具店逛了逛,买了些家具,送货的司机不愿意开进古十字街,把家具放| 7 ! O ] Q在街口就走了。

她正纠结怎么把这些大块头搬进去,忽然好几个男人朝她走来,带头的正是帮鬼魂托梦的那个中年男人,看2 # Y c % v _这架势池桃萄还以为要打架,结果他们走过来,扛起她的P w |家具就走。

中年男人手中拿了一把折扇,他扇着扇子,对池桃B x ~ ? N j : –萄笑道:“小姑娘,既然入了咱十字街,大家伙就是朋友,平时都可互相帮衬帮衬,不必客气,我姓姜,你喊我姜叔便可,O ] A M z a做的是帮活人招魂,帮鬼魂托梦的生意。”

姜仲仔细观察着池桃萄的m t 1表情,在他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却没看到池桃萄脸上有任何波动,惊讶、害怕、怀疑、嘲笑,都没有,平淡得像是早就q E x V 1 0 a f =知道了似的。

“谢谢姜叔,我叫池; | *桃儿,至于做什么生意,等我开张了您可以来看看。”

这个姜叔只说个姓,她也没必要说真名。

& : a e吃桃儿?”姜仲一笑,名字有意思,人也有意思。

“屏风就放在这儿,再往旁边一点,对。”

“书架放两边,靠墙放。”

东西帮忙摆放好后,姜仲带着人离| y N A = i开。

其中一% S T $ L人回头看了看,池桃萄正在摆放各种摆件,她的身材娇小,目测一米六出头,齐耳短发,格子衬衣,背带牛仔裤,一双休闲板鞋,长相带着些稚气,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尤其是那双眼睛,让人一眼难忘。

他想了想,走上前,问道:“f = f Y i二爷,咱不提醒提醒?那家店……”

M 8 e ~ 3 Z 2仲家i r J G G中排行第二,故称他二爷。

姜仲摆摆手,“不必,想在十字街混下来,没点真本事怎么行。”

“是。”

一扇书画屏风将店里分成了两个间,里外两间各摆了桌椅,做生意在外间,里间可以当她的捏造室、休息室。

外间靠墙摆着两个大书架,但却不是用来放书,而是放她的+ { o展示品,家里有一个她私人的房间@ I ! ( : |,里面放着她捏造的各种玩意儿,老爸老妈很尊重她隐私和个人空间Y z : w & J %,她说不许进,他们就从没进去过,等明天她再从家里把东西带过来。

古十字街不是商业街,没那e m i T I !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店招牌基本都是随便摆挂个木牌,自个儿在上面手写,姜仲走前就给了池桃萄几块。

池桃* g S r , 0 X 2萄拿着一只毛笔,在一块木牌上挥毫书写,嘴里同时念念有词。

“如要修复,自带物品原图……如要捏造,自_ ; 0带图纸,自带材料……皆以宝石作为报酬……”

池桃萄回想了一下冰魄的模样,又添了几I t Q 2 a f N U笔描述,用来当做报酬的宝石最好要接近她所描述的特点,否则不接单。

“诶?房东怎么还帮我布置好了?”

忽然听到一道女声,池桃萄抬起头一e @ G看,店门口一个女生正P Y ~ l = e O ;朝里面东张西望,身材高挑气质佳^ : = q b . : Q,乌黑顺滑的长发没过了臀部,一排直刘海挂在额前,显得乖巧淑女,像是漫画里人物的发型。她的脸也生得好看,清秀俏丽,走在路上绝对有回头率的那种。

R O ; | L D D B h为外貌协会终身会员,池桃萄不仅喜欢俊男也喜欢美女,只是这位美女,她喜欢不起来。

只戴单只耳钉,衣领露肩只露一边,一双帆布鞋上1 = M C :绘着不同的图案,作为一个强迫= * z v B ; ! j [症患者,5 P H 0 3 o k N池桃萄现在有种把女生那只耳钉摘掉和把她另一边衣领u E % I也揪下去的H x $强烈冲动。

池桃萄还没开口i ?,倒是女生看到她,走进来不解地问道:“请问你是?”

“店主。”

“哈?”女生看了看店内布置,笑了一声,“你搞错了吧,这家店是我前几天租了的。”

池桃萄L ? p t b –皱了皱眉,二话不说从包里拿出合同展示在女生面前,她现在只希望女生赶紧离开她的视线,她不希望自己做出什么不太礼貌的行为。

P i p @ ~ @见合同,女生表情有点古怪,池桃萄低头掏出来一张纸,展开来一看,也是份合同。

难怪房东那么着急地找她签合同,居然同时租给了两个人,收了两份钱,这个黑心的。

两人相视一眼,互相拿起对方那份合同看,片刻后女生指着池桃萄那份合同哈哈大笑。

“月租金一万?你都不砍价u 9 ; M的吗?就这家店,一万?!”

池桃萄深深地觉得自己被嘲笑了,她一看对方合同上标的金额,足足比她少了两个零。

池桃萄人生第一, g L S f O c K次对自己产生了“傻”的认知,而这个认知是这个女生给她带来的,对于一直自诩机智的她来说无疑是个打击。池桃萄看了看合同上的签名——乔熙望,她会记在小本本上的。

“有钱的人不需要砍价,”池桃U _ ?萄微微一笑,“那么既然我付的钱多,这家店现在就是我的。”

乔熙望的笑声戛然而止,作为一个买耳钉都只舍F u q得买单只的人,这句话犹如一把刀扎在了她的心口,她很想怼一句“有钱了不起啊”,可是有钱确实了不起。

战争已经打响,乔熙望平息心中怒火,决定讲讲道理。

“知道为什么我的租金这么低吗?我之前就来看过,这家店煞气很重,房东也清楚这点,懂点风水的人都不会愿意租这里,风险太大,要不是我有不得已的理由,我也不愿意。”

她一侧身,指了指店门外,“你看,前面有两栋距离相近的大楼,远望就像被从天而降的利斧m @ ? o )所破,而这家店正面朝两楼的夹M 2 G 3 M缝,这便成了天斩煞,使人易起争执,易有血光之灾或疾病Q H % *。”

“再看门前那棵树,这形成了树撞煞2 r 2 v,轻则导致人身体虚弱,重则易发生意外伤害比如车祸。”

“再看大树后面,那根电线杆正对着店门口,这便又成了顶心煞,对人的健康不利、视力有损,重则会有血光之灾。”

乔熙望喋喋不m V I I % ; x y e休地说了一通,最后K b对池桃萄总结道:“除了煞气,这里阴气也极重,容易招致鬼魂,会吓死你的,所以你还是放弃这里吧,”她低头看了看合同上的名字,接了一声:“小葡萄。”

“……”

池桃萄青筋凸起,小葡萄,你丫才是小葡萄!

她对自己的人设定位一直都是狂拽酷炫,这个称呼简直是对她的侮辱。

乔熙望原以为她说完后池桃萄一定会害怕的,J L – 1 A毕竟这3 ^ c ~行的人谁不懂点风水,而池桃萄明显完全不懂,不然也不会被房东坑了,估计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一时兴起来古十字街玩了,不知天高地厚。

x R * u果池桃萄听完,竟然只是有点生气的样子,并且重复了一句:“可4 Y A d g @是我付的钱更多i 0 i ~ *。”

扎心窝子!

乔熙望立马掏手机给房东打电话,不出所料,号码已经成了空号。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都不愿意离开,最后乔熙望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我大度一点5 1 $ o g g I A G,把我的店分你一半。”

“是我的店。”池桃萄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把$ ; ? ] w R X V z自己的木牌拿F & Q w u出去挂上。

乔熙望看到桌上还有木牌,也拿来刷刷刷地写了几笔,等她拿出去,池桃萄正好从爬梯上下来,乔熙望踩上爬n ? , . 3梯,把池桃萄挂在正中间的木牌移了移,将自己的挂在了正中央。

b ) O ; p o Y D #乔熙望下来,池桃萄= Y O : )又爬上去,拨开乔熙望的木牌,把自己的重新挂回中间。

乔熙望站在旁边,呵呵了一声,“小葡萄,你要不要这么幼稚!”

“到底谁幼稚,还有,不许叫我小葡萄。”

“小葡萄,小葡萄,一根藤上小葡萄,风吹雨打都不怕……”

“混账!”

*

池桃萄和乔熙望面对面坐在桌子两边,面无表情地瞪着对方。

“啪!”池桃萄的j r G a d手掌朝下,往桌上d I A N猛力一拍。

“嘭!”乔熙望毫不示弱。

池桃萄的五指逐渐松q Q A开,掌下是外壳碎成一片的核桃。

乔熙望抬起手,露出一堆裹着一层薄冰的杨梅。

池桃* N y b E 5 A X H萄把冰镇杨梅拢过来,乔熙望把核桃拿手上,两人低头吃了起来。

姜仲让人送来了一些水果零食当做开张贺礼,池桃萄钟爱水果,乔熙望钟爱坚果。

“喂,这个碧根果也帮我剥一下。”乔熙望_ o 9 G 1又拆了一包零食,推到池桃萄面前。

池桃萄拇指与食指捻起一B H ( Q 1个,轻轻一用力,外壳就剥落了下来,她把一杯柠檬汁v ^ $ n E O推到乔熙望面前,其意不言而喻,乔熙望掏出一张符纸,一点燃,便e E t $ – =升腾起幽蓝色的火焰,杯子放在火焰中,没多久,就蒙上了一N i + )层冰雾。D 6 % S ) n ) * 0

池桃萄一边吃吃喝喝,同时Z 5 o R也没闲着,手上动作不停,乔熙望直直盯着她的手,她左手摊平,像是拿着什7 ? @ o么,右手在左手上方,用大拇指的指甲像是在刻划什么东西,可乔熙望什么也看不到,最后选择了放弃。

过了半晌,池桃萄终于完工似的呼了口气,她左= ? 8 9 g ! v手的大拇指与食指像捏着什么,一抬手,搁在了她的下巴下方。

“卧槽!”乔熙望猛地站起来,手中的宾根果掉了一桌,她指着池桃萄的脸,“这什什什什么啊!”

为什么她的脸上像蒙了一团雾一样?明明好像看得见,可仔细看,又什么都看不清。

池桃萄拿镜子一照,对面具的效果很满意,在十字街这种地方,不知道 G L会遇上什么样的客人,还是不要露出真容比较好,省得给平时生活带来麻烦。

“厉害了我的小葡萄。”乔熙望由衷地感叹道。

“……”池桃萄突然伸出拿了水果还没洗的手,轻轻碰了一下乔熙望的头发。

“啊啊啊!放开你的脏手!”

乔熙望的尖叫声直破天际,她的长发是她最宝贝的东西,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什么能逼疯她,那一定是剪了她的头d % ! 1 w $发。

池桃萄愉悦地微微一笑。

“叮铃铃——”

门口传来清脆悠扬的铃铛声,这是池桃萄为了区别她们两的顾客而b G [放的,如果是找“万物捏造师”就摇铃铛,乔熙望一看,就往门口放了个拨浪K O F , r K 5鼓。

来者摇了铃,是池桃萄的客人,乔熙望便把桌上的零食全部抱起来,回避去了里间。

池桃萄懒懒地往椅背上一靠,胳膊肘撑在扶手上,双手交握,抬腿一翘D 1 / , n I X @,可惜面具挡住了她的脸,否则还能看到霸道总裁式的邪魅一笑。

来人是个青年男人,他看到池桃萄的脸后惊讶了一下,f P 2 Q u 6 M @ !也仅仅一下。他在客椅上坐下来,拿出一张图P F h f ! C =纸,递到池桃萄面前,又指了指头顶的光,“可以就用这个灯光帮我捏这个么?”

池桃萄看了看图纸,画的就是个五角星,这个青年男人她有点眼熟,似乎在十字街上走的时候看见r % ] c f过,应该是哪j ? G %家店的店主,这是试探来了?

池桃萄的食指在桌上敲了敲,“我要先看看宝石。”

“很抱歉,可以过些时日么?我手上暂时没有你描述的那种宝石。”

“不可以,我外面写得很清楚,先看报酬,再接单,这是原则。”

青年男人微微一笑,收起图纸转身离开,他前脚刚走,随即又D 2 o 1 w ] W响起了铃铛的声音。

店门面朝西方,此时望去,夕阳的余晖染4 o Q L ; 5 t H I红了天边,一道颀长的身影走进来,逆着橘红色的暖光,成了一道看不清正面的剪影,然而仅凭着那轮廓,反倒更令人遐想。

皮鞋的橡胶底踩在地板上,声音一下一下,格外清晰。


站长自用好用的梯子: http://t.cn/E71xZtX?184689978 安装后打开填写ID:184689978 获取免费 速度非常快, 秒开1080p油管视频,INS,PH站等网站APP,无广告,永不断线。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