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俱乐部,我被两个男人吸住了奶头-应如妖似魔

一些杂文 宅小发 8个月前 (02-18) 109次浏览 1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sm俱乐部,我被两个男人吸住了奶头-应如妖似魔

于是,当到了祭祀的最后关头,女大宗伯举起火把,缓缓走向祭坛中央。

观言豁地冲出队伍。

所有K a {人的目光都盯着女大宗伯的动作,在i B [ W z D ; c k还没有人注意到观言的时候,天边蓦f G {然乌云压境,顿时黑云滚滚,昏天暗地,R I w } q ) Y风啸雷鸣,刹那间竟仿佛有天兵来袭,如神鬼同泣,只吓得在场众人目瞪口C } ^ t | 8 f X呆,H 9 [ G h L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瓢泼大雨伴随着雷声而来,不费吹灰之力便将祭坛上下的火势一同熄灭,黑暗即刻吞噬了周遭的一切,不留丝毫余地。

惊惶之声此起彼伏,连厉王都禁不住颤声问道,“大H o u `宗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观言一阵欣喜,虽然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至少能猜到这必定跟应皇天有关,只不过纵然他曾几次有幸亲眼见过应皇天的那些神出鬼没的“朋友”们,却压根无法想象在这其中竟然还有诸如此类的惊天地泣鬼神之物存在,但此刻的他仅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得顿了一下脚步,随后便在漆黑的天地和狂风暴雨的掩护e 9 s ] / @中跑上} – ] & ` Q d z B祭坛,直直冲到应皇天的身a P 4 / A e m 1 (边。

此际早已伸手不见五指,好在观言从一开始就看准了方向,他摸到十字木桩,在他耳边出声唤道,“应公子!”

无比奇异的,十字木桩周遭大半圈内都是干燥的,一滴雨都没落进来,就仿佛有6 e 1 3 j e 4 ,什么在木桩之上替他遮风挡雨一般。

观言却早已浑身湿透,他才唤出声,就听见因为一年未见而变得低沉许多的嗓音用一贯悠悠的语调回应了他一句道,“观小言,好久不N 7 , q见。”

那嗓音里带着浓浓的笑意,熟悉之极,若是正常相逢,观言觉W T y * 3得这一– N = 6 $声招呼无可厚非,可眼下却不是悠闲的时候,观言f i Nm J J j – M是未搭腔,而是着急地道,“应公子,我立刻将你放下来。”

谁料对方依旧老神在在,浑然不把他如今的处境当回事,淡淡出言调侃道,“观小言,一年未见,你还是如此沉不住气啊~ 5 Z l q 5 n。”

“应公子你——”

观言还没来得及说完,竟又被应皇天低低截住道,“不过,能冒险来到这里,3 O *也算是进步了许多,看来这一年的苦修,也不算浪费。”

观言因他的话气苦,最后索性不管应皇天说什么,他都决定先解开绳索再说,反正被绑着动弹不得的人也只有: l e U J }动动嘴皮子的份了,他默不吭声摸到应皇天一边的手腕,试图解开绳索,奈何绳索打了死结,却闻应皇天侧首过来对他道,“我束发用的发簪被我打磨过,拿下来。”

“好!”观言应着,手摸到应皇天的下颚处,解下w V z ( n Y发冠,将发簪取下。

玉制的发簪的确被打磨得尖锐而又锋利,l K N s a q z e用来割绳索刚刚好,可应皇天却又有了新的要求,“不要全解开,留着还有用处,好戏还没上演。”

“好戏?”观言一愣,“什么好戏?”

“一会儿你就知道6 h * Q i 9 @ ` w了。”应皇天卖着关子,道。

观言见怪不怪,只好听从应皇天的吩咐,3 , A w C : ;将绳索解开一半,留下的只要应= ` ^ 3 x f皇天稍稍用{ x b力就v H ( t w能自己扯断。

处理好一边,观言再动手处理另外K h 5 ! D ?一边,还有腰间和脚踝处,因4 1 r F ~ Z为四周仍是暗无天日,因而观言只能摸索着慢慢来,与此同时,女大宗c , . O k a S伯似是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面对四下一片骚动,不禁大声~ C F j ^ & A V喝道,“诸位噤声!”

尽管她已经用了最大的气力将这T e 2 I E l g 5句话喊出来,一时却起不到效果,而风雨愈发凄厉,巨大的雷声只震得人心惶惶,不知所措。

“安静!安静!众人安静!”女大宗伯费力扯开嗓门,一个劲地喊道。

好一会儿,她的喊声才起到效果,四周围逐渐安静下来。

女大宗伯这才清了清方才使用过度的嗓子,回u ` * | Q ^ j答厉王道,“陛下,此乃神明降临,吾等需收心敛神,切勿触怒神明。”

厉王自然也分不出究竟,这种情形是他出生以来头一次见到,他只觉得就算是神明,那也是个凶神恶煞的神明,不由对女大宗伯道,“大宗伯……未知你可有什么Z T L % $ T d方法……来安抚此神明的情绪?它为何会如此呢?”他尽量用平稳的语调问着女大Q u S宗伯。

“这……”女大宗伯有些语塞,停顿片刻才道,“……待吾跟神明沟通片刻,再向陛下禀报。”

说罢,她便念念有词起来F T –

只不过等到观言将应皇天身上所有的束缚都处理完毕,情况依然没有R 7 u任何改善。

“你打算怎么做?”观言这时问应皇天。

/ } n皇天却不回答,反而问观言,“她念了那么久,都不会词穷,换做是你,做得到吗?”E C 8

观言一愣,便一本正经地答,“不能,在不确定祭祀神明的对象的情况下,如果随意用了其他祭祀对象的咒语,是对神明的不敬。”

“噢……2 u n S”应皇天的声音听来充满了玩味,和显而易见的恶作剧的意味,一如既往,“那……不拆穿她的话,就不好玩了,不是吗?”

观言心中警铃大作,虽然知道不应该也没什么A ^ h y必要,却仍是暗自替女大宗伯抹了一% u l A ! D 把冷c C c B = A $ F汗,总觉得她的下场会有D ~ Q 4 5些凄惨。

“你呢?是要留在这里继续欣赏吗?我可是一点也不介意——”

应皇天的话让观言立刻明白到1 [ ^ u 2 S他已经在赶人了,不由道,“那……你自己小心点……”

他说着,凭来时的方向感摸黑往祭坛下走去,心中却暗自惴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该放心离开,却闻应皇天自然地接下他的话道,“小心别摔了。”

观言一愣,脚下一滑,整个人便摔下了祭坛。

隐约K k Z . J中,他听见头顶上似有乌鸟的叫声掠过。

—————————————————————————–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女大宗伯的咒语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反而令雨势更加汹涌澎湃,雷t W k M O $声一阵又一阵有如神明在天上发出的怒吼声一般,震得人心惊肉跳,再加上好似层层包围着祭坛的那些神哭鬼嚎,始终未见消停,众人不由心N _ ) , , h b惊胆战地屏息静待,却已越来越按耐不住# p h p & V j,终于,厉王也无法再忍耐,冲着女大宗伯大声吼了一句道,“够了A O {!卫靈霊!”

卫靈霊因这一声吼而倏然停止了念咒,就在同一时间,所有的声音也都静止了,感觉| & k V上仿佛神明因她的安静而息了怒a l V

众人也因而一Y s = 8 [ f 9 t阵愣怔,就在这时,祭坛上响起了一a t n I O | _个低沉平板,听来毫无起伏,又似是带着冷冷的讥诮的声音道,“大c B I S Z {宗伯,神明似乎不是你能b 7 . 1驾驭的,啧啧,这可怎么办呢?”

卫靈霊一下子就听出了这个声音e ` a = V的主人是谁,不由怒从心起,恨得咬牙切齿,可又不甘心就这样失了颜面,只好在黑暗中兀自装傻,怒道,“是谁在此胡说八道I Q P `?”

C 9 , T句话,不知情的人会以为是有人趁机在暗中捣乱,故意跟她作对。

偏偏那个声音继续跟她作对,不罢休地道,“也难怪,九鼎始终都找不到,如果换一个真正的巫师,根本都I # *不需要用到活人祭T Q L,神明自会辅佐他,助他寻到九鼎。”

“你——”卫靈霊还待反驳,厉王却蓦地出声,截? * ] D断她的话道4 L Z,“你是谁?此话当真?”

“哦,原来是周国的陛下。”声音顿了顿,又道,“想r S Y知道我是谁不难,只要把真正的巫师唤出来,我便现出真身,更会实m D ! z { K r Q现诺言,助他寻到九鼎,如何?”

“陛下,休要相信此人,一定是他装神弄鬼,趁机糊弄陛下!”卫靈霊道。

“是不是装神弄鬼,把J | F n O ` V Y !人找出来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又何须大宗伯你在一旁搬弄是非?”他从刚才开始,就一口一个“大宗伯”,虽然语调平平,可怎么听里面都只有奚落,更带着显而易见的鄙视之意。

偏偏I R J M x他话音才落,轰隆隆的雷声再度响起,像是在附和他的话一样。

厉王顿时点头道,“是!是!本王这就找人出来2 3 w……找人出来……”他嘴上这么说I , #着,脑中却一片空白,此时漆黑一片,他不知道说话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但这种时候,宁可@ y s { ]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真的是神明降临,得罪了可就不妙了,卫靈霊显然不知是哪里得罪了他,才会被他一直奚落,方才又像是作弄似` n w 7 – K得看她出丑,结果咒语停了,雷声也顿时w ; % 3 d L q停止,简直一点颜面都不留给她,而自己身为一国之君,万万不能在, 9 k 7此刻出糗,想到此处,厉王念头一转,即道,“在场{ ( = = 1 !有谁能请出神明真身?本王即刻封他为巫官之首!哦不!让他取代大宗伯之位!”

可他3 v 3 ` a B b J话音落下好7 A x 1一阵,也无人敢言声,厉王心中焦急,又很是尴尬,不由干咳了一声又道,“诸位卿家有谁知道也可以当场提出来。”

这句话说N @ _完好一会儿,才有人轻轻出声% w t J s R道,“陛、陛下,本来身为巫官之首的司巫大人是因九鼎失落而治罪,若是让他来试一试呢?”

厉王闻言顿时恍悟,道,“对啊,本王怎么把他给! 0 w L u W ^忘了。”他说罢,下令道,“来人,快将明堂之中的巫冷钧请出来。”

厉王语声一落,天际刹那间像是破开了一道口子,光线瞬间流泻进来,将明堂到祭坛的道路照亮了。

众人惊异不已,皆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还不快去!”厉王见左右将领还在2 B 0 –发呆,不禁又催促了一遍道。

“……是!”

很快,巫冷钧C 5 8 a E就被请出明堂,那束光一直将他引到祭坛之上,可除此之外,周遭仍是一团黑蒙蒙的,什么都看不见。

“冷钧,如此天色,和方才突如其来的雷雨,想必你应该知晓发` A _生了何事。”厉王在黑暗之中出声道。

“罪臣见过陛下。”即使是站在唯一的光亮处,但因祭坛太大,巫冷钧的眼前除了隐约可见的十字木桩之外就什么都没有,此时闻声,不由立刻躬身道。

“不必多礼,爱卿可有对策?”厉王又问。

巫冷钧自是早知这是谁的手笔,_ 3 m s 0他将目光望向十字木桩的方向,道,“请2 w 1 (陛下稍待片刻,容罪臣将此事整理清楚。”他说着,缓步走向木桩。

此时木桩上被缚绑的那人不知何时披散开了头发,N 0 S B 1 M h隐约间,只让人1 d m M y ~ Y $觉得他的轮廓看起来似神非神,似鬼非鬼,而巫冷钧的接近让众人忽地恍悟到方才发出声音来的人会是谁。

蓦地,似有猎猎风声呼啸而过,眨眼间扫去了一整片天空的阴霾,有一种刚才仿佛是被巨大的翅膀遮住天空的错觉,m r & – J o k阳光也一如方才7 x H黑暗来临之前的那般明媚,但地面上的积水和所有人湿漉漉的狼狈模样却显然否定了这种错觉,唯有木桩上的人身上半滴雨水都没有,他的脸微微低垂,双目静静闭阖,散落的发W 2 h Q [ @ : l被方才呼啸而过的风吹得有些凌乱,9 f T 6 e z q 6 G几乎遮去大半张脸,却因此而显得m Y n ) #愈发安宁祥和,衬着柔和的光芒,看起来只觉得神圣非常。

当所有人都这么想的时候,大家的目光都情不自w Z h禁望向他,可那个声音却没有再出现,祭坛周遭霎时变得异常安静。

就在这时,头顶再度传来翅膀挥舞的声音,可若仔细听,却又觉那好像是布帛被风不停吹动发出的鼓鼓作响声,不过无论是什么声音,都在此刻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他们抬起头,乍见空中龙神傲然的身姿。

“是龙神!龙神现身!”

& = V看那里,是朱雀神!”

“还有还有,白虎神和玄武@ z n i H神!”

“天哪!是四灵现身!四灵现身!”

明堂铸有四象瓦当,便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此时正与天空中的四灵遥遥相对,一时只令众人目眩神迷。

呼喊声霎时不绝: s A于耳,随即众人面对四灵顶礼膜拜,匍匐在尘埃之中。

观言惊异之极,可当他再望向十字木桩的时候,应皇天却早已消失不见。

忽地,明堂下的池水中发出巨大的声响,听来像是金器与水互相碰撞的声音,哐当之中带有清灵的回音,宛若来自幽谷。

此时,九尊大鼎竟缓缓自池水中浮了上来,所有人对着这一幕目瞪口呆,口中只有大呼“神明降临”的份,连厉王都禁不住失声道,“天佑吾国!天佑吾国!”

当九鼎完全浮现在水面后,顷刻间,祭坛下所有[ t + N S z W ?人都沸腾起` h q s d : ; U来,齐声跟随厉王喊道,“天佑吾大周!”

巫冷钧站在十字木桩旁,抬眸n W C { j望向祭坛上方,那里虽被阳光普照,却又似有一抹暗影消之不去,不知不觉,他的脸上竟慢慢浮现出一丝复杂0 p ^ b 4 C的表情来。


站长自用好用的梯子: http://t.cn/E71xZtX?184689978 安装后打开填写ID:184689978 获取免费 速度非常快, 秒开1080p油管视频,INS,PH站等网站APP,无广告,永不断线。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1)个小伙伴在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