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天天做一个多小时,银行行长跟我老婆—綜漫-夜星

一些杂文 宅小发 9个月前 (02-18) 94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男朋友天天做一个多小时,银行行长跟我老婆—綜漫-夜星

「悠悠!!」耳边突然听见了男子那熟悉的声音,可是叫唤声中包含着的不安与焦虑的情愫却是让被叫唤的女子猛地紧张起来,条件反射般地在心中低喊一声「寒冰屏障」,女子立即便被一座小型冰山覆盖。

身处安全的冰山中,名叫悠悠的女子戒备地四处张望着,并且打开了雷达,寻找起了敌人的身影来。寻找未果,身边没有任何人型生物,女子奇w q |怪地转头,向B | F身边的男子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却是发现了男子那即使是被面罩遮着也很是明显的郁闷无奈的表情。

女子终于反应了过来,是自己u L 3 Z l z r 7走神了。寒冰屏障的时效已到,冰山, ? F n P r解除后,女子尴尬不已的发现身前三步远就是一棵小树。想来要是没有身边的面罩男子的叫唤,自己必定会直直撞上去吧?

「悠悠……你最近到底是怎# a { W么了?」面罩男子语气中带着的担忧非常明显。「总是魂不守舍的……你不会又在做什么危险的实验吧?」

「诶?没有啦!」悠悠立即回道,却是看见了面罩男子微微挑起了眉,那明显就是在怀疑她的话的可信度。「……真的没有。」

「……是这样啊。」面罩男子仍旧是不怎么相信。

悠悠撇了撇嘴,心中不由感叹。

──看来之前在忍者会所研究魔法元素的混合所造成的那个顺便把自己也一拼炸掉一半的大爆炸让他记@ t J . | | I忆犹深啊……

看着女子那不聚焦的眼睛,面罩男子了解女子又再一次神游去了,无奈地伸手在女子肩上拍2 T d k G $ * % T了下,把她唤了回来。面对女子不好意思的笑容,面罩男子指了指差点被她撞上的 D S M F k M小树。「悠悠,在这休息一会吧。」

「呃,嗯……」虽然明白自己身体上没有什么不妥,但女子还是顺从的坐到了小树下。「抱歉啊~实在是不知怎的,精神上总觉得有点不对。」

看见悠悠乖乖的坐下休息,面罩男子满意的点点头,也坐到小树下。「喔?说说看。」

悠悠搔了搔脑袋后的淡金色马尾。「我身体没事,就是感觉X E b精神上受了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影响……」

面罩男子微微的挑起了眉O E k 9 @ m 6 b f。「这么说,并不是你自身的问题了?」

「嗯。」悠悠缓缓的点了下头。「大概从十天前开始的,那个时候我是觉得从不知哪里传来了一阵很奇妙的} p k % l z感觉……不过并不是很明显,而且我也没有感到恶意和不舒服,也就没有在意了。」

「不过我现在发现我有点受那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影响了,思绪总是不能集中……也不知道这种状况会维持到什么时候啊。」悠悠沮丧地抱膝,把额头枕在膝盖上,一副很是头痛的模样。

「那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啊……」面罩男子低喃了声。「能不能从根本上去解决?」

「根本上……」悠悠微微抬起了头h f L 3 0 # P

「对啊。」面罩男子眨眨眼。「你不是能够感觉到那东西吗?遁着那种感觉找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不就可以了?总比现在这样要好啊。」

「可是……」「啪」的一| * a声,悠悠的额头重重地再次抵上膝盖。「我只能感觉到那东西的存在,却完全不知道到底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啊……」

「呃……这可真是个问题。」面罩男子抬手搔了搔面罩,讪讪的别过头去。

低下脑袋,闭着眼睛,紧紧的抱着, y ! G 3 , G M Y自己,身上v [ a o 3 7被阳光照射的地方传来了淡淡的温暖,淡得如同虚幻一般抓不住。

──即使已经来到这里快三年了,可是……仍然像是在发梦啊。

从一种现在看来可以说是极为舒适、安逸s f J I w [ 3 4的生活中陷入到火影的世界,彻底切断与过去的联系,转而要面对杀戮与死亡,这样的转变……

──真的……仍然像是在做梦一样。

──如果这也是真实的世界,那么,大概是在不同的维度么?我与过去,也许只有一纸的距离。但,隔开的,却是永恒。

来到了梦想t ! k : bI f 4 W ^ G B ^的火影世界,却没有T病房的病人那样拥有为这个世界g 7 u % { j & . ;制定规则的权力,只能为自己创造一项能力:能K # C够使用魔兽世界中所拥有的一切人物,包括其装备、技能,还有她的宠物,一只名为「刺a N ; ( | r r d」的花斑豹。

女子的本名叫周游,外号悠悠,于是她给自己取了「艾泽」作姓氏。艾, [ – z o D G泽,是艾泽拉斯大陆的简称。

艾泽悠悠,给自己套上了一个「旅行者」的身份。

「旅行* C L l A – y者」,人生的目的,就是旅行。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未知的美景。而旅行者的职责,就在于q m !去探索和发现。

「旅行者」为旅行而生,也为旅行而活着。

以着这样的8 K _ k「旅行者」的身份到达了火影世界中火之国的木叶隐9 v d F 5 } P :村,很不可思议地在进入木叶隐村的第一晚遇到了吸血鬼的入侵,在那之后接受了木叶隐村的聘请成为了木叶忍者学校l O Y % f的特别教师,给孩子们上自然课,讲讲名山大川瑰丽壮观的景色,并且从源头上解释自然现象的形成。

后来,由; ] # L 0 u M于身体里三种力量:法力、能量、怒气的使用不平衡,细胞受到侵蚀,不得已的只有修炼忍者的查克拉,正式{ x g ] 2加入了木叶隐村成为其中的一员,并且打破了由下忍晋升到上忍的时间纪录。

可是在木叶隐村中,也不是没有人怀疑过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的。关于悠悠的来历和目的,始终s ^ x P B是一个谜。不仅仅在木4 ? S M f ; /叶是这样,在其他国家也一样,根本就没( l Y b p a有人知道「旅行者」的存在。在日本的历史上,也没有相关的传说。

而悠悠给出的解释,是「旅行者从来都不涉足世事」。

「旅行者致力于发掘大自然的美景,因此她的前辈们都是在山水之间徜徉,也因此不被人所知。」

这一个解释,让某些蠢蠢欲动` ~ ) c ] }的人勉勉强强的接受了。而被身边的面罩男子问及「旅行者」的师父的事情时,悠悠以「周游」身边的某一个人作原型,给自? } x 3 G己创造出了一个「师父」。

「自己在「师父」的生活里d p K A / ;,是很容易被忽略的对象。为了博得「师父P L Z 6 % 2 ~ x *」的注意,自y F B + ~己拼命的听「师父」的每一句话,服从「师父」的每一个要求,努力J ~ Z , ; A修炼,强迫自己用心记住「师父」要自己记住的一切,掩饰所有的委屈与不快。」

「但是,即便如此,却从未得到过「师父」的赞赏。」

「在「师父」的眼里,J r 9自己的失误随B T p y ~ b v处可见,「师父」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几乎都用来f 9 ^ u +纠正自己的错误。自己感觉「师父」非常严m x 3厉,刻薄到近乎□□。自己曾经多么渴望得到「师父」的爱,但是直到他离开,也没有。」

被这样的一个「师父」教出来的「艾泽悠悠」,在 X P ~ v三年里由一个从没接触过忍者的「普通人」晋升为木叶5 0 S i T [ ? T 9隐村出色的上忍,并在忍界得到了「木叶的冰火旋风」的美称。

在前阵子的草之国天地桥事件过了之后,悠悠r 0 K B与身边之人一起作了个现在正在等待结果的实验──把一个经过查克拉. 1 (封印的影分.身用万花筒写v a f : , = U轮眼抛到另外一个空间中去。

这个实验的目的,是想要了解那个5 s 6 + _ S z s b空间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是,即使那个影分.身在里面安然无恙,影分.身解除掉的话也未必能接收到那部分信息。

所以很有可能,悠悠到最后是什么都不知道,实验的目的完全地没能达到。

「悠悠,你怎样了?」

耳边传来了面罩男子关心的问候,悠悠把脸从膝盖上抬起。「没啊。」

面罩男子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我看你一直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问问看而已……你休息得可以吧?我们该B ? j ^ ? c t y继续走了,不然天黑了我们就得在这Q W L S i s里过夜了。」

「嗯。」悠悠点头,站了起来拍拍沾在屁股上的t M ? ? V B 7 3草屑。「走吧!」

面罩男子也是跟着悠悠站起来,正要向目的地迈步的瞬间却是一愣,一跨步就站在了悠悠面前,一手还按上了右大腿上的忍具包,一副很是戒备的样子。

「怎么了?」被站在身前的面罩男子挡住了视线,悠悠不解道,向旁边探出头来向前方望去,看见了前方不远处正慢慢走来了一个身穿深蓝a X i p O X色和服的少年。

悠悠一怔,也是像f l U Y ? h ] # `面罩男子一样立即戒备了起来。

──两个上忍,居然没能够感觉到身边有陌生人,而且居然被近身到如此的] B N !距离。若这个只能X [ r W # c m被他们用肉眼发现的少年是敌人的话……

心里如$ . @ `此想着,面罩男子忍不住的微微颤了颤。

双眼紧紧的盯着一副轻松模样地向两人走来的少年,悠悠本来的戒备渐渐的变为惊愕。在这一个距离,悠悠R ) +清晰的感觉得到,这十天来一直影响着她的那阵奇妙的气息波动,竟然是从这个少年身上传来的!

看见B @ ] / ^ d J Z B了少年那炫目的纯金色眼睛,悠悠脑中非常莫名其妙地E } e闪过一堆断断续续的画面和讯息,让悠悠感到一阵的晕眩。正要完全地昏过去时,脑中闪过的一条讯息让悠悠不由自主的惊叫出声。

「……师父!!??」

面罩男子一阵的呆愣,正想开口向悠悠询问时却听见了身后传来了身体撞击在i E @ t地上的声响。定睛看了看仍然以着不变的速度走来的少年,确实地没有感觉到少年对他们的任何恶意,再加上悠悠惊叫的那一声「师父」,面罩男子稍稍放下戒备,终于转过头向W M x f y 9 n身后望去……发现女子果然是吓晕在地上了。

──呃~ ( G ( j 4 B l这可怎么办吶?

面罩男子一副的郁闷,瞅了瞅已; j g j经走到两人身边来的疑似是悠悠的师父的有着少? k # G z 2 P G –年外貌却不知实际年龄到底是多少个十的人。

「呃…那个。」面罩男子在少年走过身边时叫住了他。

少年停下了脚步,微微抬头淡淡的看了面罩男子一眼,投去了一个「我听着,快说」的眼神。

「……请问您是悠悠的「旅行者」的师父吗?」心中感叹着这个师父果然跟悠悠所讲述过的一样; K 1 f冷淡,面# 0 z罩男子礼貌问道。

少年仍D b ? w 0 H a i j然是一副淡漠的模样,只是| F R G ! ] c $轻轻1 2 Y { 2 7 e r 的向面罩X O 2 d男子点了点头。

「……那么,请问。」面罩男子指了指倒在两人脚边的女子。「请问一下,悠悠她到底是怎么了?」

少年直接扭头,向地上的女子走前两步,弯身扯着女子的深蓝色高领领子,向小树下走去。

面罩男子搔搔他的一头白发,正想跟着走的时候却听见从前方传来了一句淡淡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让他感到哭笑不得。

一边感叹着这个师父果然是很严厉,面罩男子看了看前面被用着粗鲁的方式j u $ $ o在地上拖着走的悠悠,低( 3 & H u 9 !下脑袋,心中不住低喃着。

──抱歉啊悠悠,我什么都没f Y – ^ _ S *看见没看见没看见……

自我催眠了好一会,面罩男子抬头向小p % Y ? X A s树下走去。

──* C B Z S o k R =结果还是得在这里过夜啊……嗯?Z k E

小树下,那个有着漂亮的天蓝色头发的少年正在安置着昏过去了的女子的身体。面% m /罩男子稍稍惊讶的发现,那个微微低着脑袋的少年的嘴角正以一个非常微妙的角度往上勾着,他的眼睛那尖锐的纯金色中隐约的带着一丝欣喜和期盼。

狠狠的眨了眨唯一露在外面的右眼,确认自己并没有眼花看错了,面罩男子欣慰的微微一笑。

─&#94729 u % ~ R ( 7;悠悠啊悠悠……旁观者清啊。

怀着轻v x o R ( n l松欢快的心情,面罩男子坐到小树的另一边,准备点起营火。

※艾泽悠6 R Q 7 Q ? ( + 8悠与刺出自「火影之梦想异i e v / w g h U b世」,P S z K o作者:风吟梦回。


站长自用好用的梯子: http://t.cn/E71xZtX?184689978 安装后打开填写ID:184689978 获取免费 速度非常快, 秒开1080p油管视频,INS,PH站等网站APP,无广告,永不断线。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