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一层薄壁两根 高中男友用手抠我_花千骨半路改写桃之夭夭

一些杂文 宅小发 8个月前 (02-17) 84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隔着一层薄壁两根 高中男友用手抠我_花千骨半路改写桃之夭夭

翌日一大早,白子画推开房门,与平| f T日一样要去给师娘请安,不料他们家昨日才回来4 I = 5 3 #,此刻本该在房里睡觉的五师兄正神采奕奕地站在门口。

白子画面色如常,“五哥?”说到这个称呼,白子画之前是叫他五师兄的,可他非要让其称呼自己五哥,说是这样显得亲近,白子画被他缠的烦了,索R P 6 / 7 ] E k i性答应了他。

6 w w u q . | & =小七啊,几个月未见,有没有想你五哥?”五师兄笑眯眯问道,一副好兄长的模样。

白子画撇嘴,c @ $ l ] + | ]拿过一旁的长剑,抬步往外走。

“哎,我们家小七的脾气真是P N K F & I N一点都没变呢!”五师兄拦住他,“不错不错,有你五哥当年的风范2 X _ O g m,相信过不了几年,你便会成为碧落宫乃至全武林少女的梦中情人……”

白子画冷冷打断他:“说重点!”

“好吧!”五师兄扶额,不再东拉西扯% l l T P 5 6 R,不然惹恼了小七就不好办了。他从胸前的衣襟里摸出一个精致的紫檀木盒子,递给白子画,道:“小七,把] G .这个交给你六师姐。”

“为什么不自己去?”白子画蹙眉,他知道五哥喜欢六师姐,总是时不时托他送礼物给六师姐,但他不明白为何五哥不亲自去,要知道,六师姐其实很宝贝他给的东西。

“我……”他想起昨夜的那个吻,脸色微红,惜月会不会还在生气?不行9 b 1,还是让小七去探探她的口风,她向来最$ d 3是疼爱小七。“哎呀,你五哥我可是小王爷,我很忙的,这不是没时间嘛!好了别婆婆妈妈的,快去给师娘请安,时间Q 0 x O P }来不及了,记得把东西交给你师姐,千万别忘了啊……”

白子画大步离去,心里直感叹五哥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怡心阁内,白惜月和白灵儿都在,师娘李湘湘正在笑着说i ; : Z些什么,白惜月一脸无奈的表情,而白灵儿坐在一旁,自顾自低头吃着点心。

“弟子拜见师娘,见过六师姐!”白子画进门后,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李湘湘看到白子画,6 [ m眉眼里是浓浓的慈爱:“画儿来了,快坐,尝尝师娘新做的玲珑糕。”

白子画坐下,便有丫鬟将一T | C 2 . 2 V盘子的糕点放到他面9 s . O Y 9 q h S前。

“谢谢师娘。”白子画拿起一块慢慢品尝。

“七师兄,是不是很好吃?”白灵儿凑上来,趴到他面前的桌子上,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t I P B b J ^ A“娘知道你不爱吃甜食,特意研究了玲珑糕的做法,怎么样,不太甜吧!”

“嗯……很, # y e J l s h /好吃……”

她们三个年纪小,李湘湘对她们自然是更为宠爱,用过早饭后方才放她们离开。

三人结伴而行,行至j a y H 3 l 0幽静的小路上,白子画摸出盒子,递t – K w A 7 ) J 7给白惜月,“六师姐,这个给你。”

白惜月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顿时明了,想起昨夜的事以及方才师娘的劝说,只觉心烦意乱。

“小师弟,劳烦你走一趟,把这东西还给你五哥。”最终,她下3 ? u ^ * R b 7 )定决心,将盒子放到白子画手中。罢了,既然不能给他想要的,又何必这样牵扯不清呢?斩断情丝,尽早了断,对彼此都好。

“哇J ) = ,塞,好漂亮的簪子7 0 | : Y @ E A啊!”白灵儿打开盒子瞧了一眼,惊呼出声。听六师姐说不要,小b % G + % a n姑娘很不解,眨着大眼睛问道:I T } a | 9 P /“师姐,干嘛要还回去?这簪子好漂亮~ 3 ;,难道师姐不喜欢吗?”

白惜月微微一笑,摇头道:“没9 p f A有,师姐很喜欢i . 1 @ 0 ~。”可是喜欢不一定非要拥有……

她素手执起玉簪,碧蓝色的簪身晶莹剔透,仿若有灵性,不禁回想起当年,青衣少年在她耳边安慰道:“Z M 5 A惜月,你不要伤o z J a心了,等我长大了,一定送你一支全天下最漂亮的簪子……”

她跪在地上,捧着折成两截的木簪,泪如雨下,那是师父捡到她时便放在她襁褓里的,自她记事起便天天带在身边,如今却断了……

原来,儿时的无心之– v Y ( O f言,他一直都记得。

眼眶微微湿润,她收起木盒,道:“师姐自己去还给他,小师弟小师妹快去练剑吧!”言罢,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3 { T p,她匆匆离开。

白灵儿不解,望着白惜月的8 y s ]背影,喃喃自语:“六师姐好奇怪,明明很喜欢却要还给五师兄{ | R 2 * ( r!”b P | ; 6 t : , J

白子画没有说话,目光] 0 Z t A Q l沉静如水,俊逸的小脸不动声色,他缓步而行,一袭白衣在阳光的F w f |映照下更显出尘。

“七师兄你那么聪明,你肯定知道原因,告诉灵儿好不好?哎,七师兄等等我啊!”

“你再说下去,耽误了时辰又要受罚了。”

白灵L s N儿一脸苦相:“啊!不要啊!那我们快走吧!”

身后粉衣小丫头叽叽喳喳,惊了满园的蝴蝶……

“五师兄……”思虑良久,白惜月抬手,轻叩门扉。

门内传来五师兄好听的声音:“进来!”

白衣少女R m e = b缓步进入房间,眼睫轻垂,长发拂肩,目光触及桌旁端坐的男子,如玉的脸颊W Y T P x @ / A y微红p V L &

“五师兄,这个还给你……”她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双手举着紫檀木盒子,有些局促不安。

“为什么不要?”回应她的是无比温柔的嗓音。

……

“是不是不喜~ h – B O C欢?”

……

“没关系,惜月不喜欢这个,V . Y –改日师兄送你更好的。”

白惜月猛然摇头,解释道:“不是……师兄误会了,簪子很漂亮,只是我不能收。”

p N衣男子起身,强压下内心的紧张,眼眸如星直视她:“惜月,你是不是生气了?昨夜,是我冒犯了……我向你道歉,可我对天发誓,我S 1 p ? 2 H q z V是真心爱你的,很早以前我就喜欢你……”

“不是的,昨夜的事师兄不必愧疚,我没有生气!”她急切地打断他。

听到这句话,他悬了一夜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要知道惜月不像三师姐那样,不拘小节,豪情万丈* x ( n 5 1 ) M R,她从来都是温婉守礼的。昨夜自己失控吻了她,真是害怕她一气之下不再理会他,故而这玉簪才会让小t { u F N X H r七去送。既然不是因为这件事,他疑惑道:“那# = q g你为何,不收下这枚发簪?”

白惜月注视着面前的男子,衣袂飘飘,公子如玉,不由地忆起昨夜的吻,唇上温热的触感仿佛还在,顿觉心跳加速。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她将` N V盒子塞进五师兄的手中,道:“这簪子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惜月自知身份卑微,着实配不起这么{ – R #好的簪子,相信有朝一日,师兄定会找到适合它的人。”

“可是在我心里u 4 A M s,世间唯有惜月才配得上这枚簪子。”他接过盒子,无奈道:“惜月,你究竟是在顾忌什么呢?”

“我……我还要去研读医书,先告辞了!6 4 b f z ] |”白惜月提起裙摆,转身匆匆离开了。

行至二师兄门前,房门砰一声被推开了,果然一红衣女子怒U T + 8 Q o 5 h气冲冲大步跨过门槛,口中念叨着:“呆瓜,木头,气死我了!”

这种情景很常见,白惜月早已经习以为常。她走过去,F ~ z t唤了句三师姐,透过半敞的房门,她看到二师兄正在擦拭长剑。

三师姐忽然握住她的手,“六师妹你来的正好,e 4 4 3 ~ y师姐带你去喝W _ f W V $ b s %酒!”明明是爽朗洒o a t } z + B脱的声音,白惜月却觉得有一点点落寞。

“好。”她温顺地点头。

白子画和白灵儿的武功一直由白孤城亲授,但除去学武功,他们也是要学习功课的。是以这段时间,白孤城虽然闭关,他们两个每日里也需要和其他同龄的弟子们一样,去专门开辟的学? E t 0 m l P堂读8 8 p g f _ `书。

由于路上耽搁了一小会,等他们到学堂的时候,人基本已经到齐了。

两人的座位挨着,白子画盘膝坐下,打开书k # D A H l W卷,便开始预习功课。白灵儿知道七师兄读书时不喜欢被人打扰,只安安静静坐好,跟旁边的小丫头耳语几句。

三师姐q – O _ U的房间里,与寻常女子的闺房不同,墙壁上挂着弓箭和长剑,陈设简单,处处都展现出一股y ! V $ –英气。

她自内室拿出两坛酒,对白惜月挑眉笑道:“六师妹,上好的风飘雪,我从: ~ 1 1京城带来的,要不要尝一尝?”不待白惜月回答,她又道:“师姐逗你的,我知道你不会喝酒!K E x ; $这里有茶具,你自~ [ } [ a n B个动手煮茶吧!”说着,她指了指案几上的茶具,动手倒了杯酒,顿时,酒香四5 z H溢。

白惜月看到她这般模样,心知她必定是有了烦心事,依方才的情景来看,定是二师兄惹她不快,便试探地问道:“三师姐此番是回京城了么?”

“对呀!”她仰头饮尽杯中酒,愤愤然道:“我回了趟家,却被娘亲告知帮我定了门亲事,我极力反对,要求退婚,可爹爹不同意,然后我气不过便留书出走了。”

白惜月愕然:“那跟你定亲的是哪家公子,你认识他吗?”

三师姐又倒了杯酒,“是丞相府的大少爷,小时候还在一起玩过,不p k Q H过我十岁便来到碧落宫,之后就再没见过他。师妹你说,我又不喜欢他,为什么要嫁给他?”; W I b n n u

“这样啊!”M H 3 g ` k白惜月表示赞同:“师姐你说得对,既然没有感情,成亲了也不会幸福的。”

很快,半坛子的酒便下去了,三师姐脸色陀红,开始絮絮叨叨:“那个死木头,呆瓜,整日里就知道抱着把剑研究,还说让我别缠着他!呵呵,六师妹,好羡慕你和五师弟,青梅竹H e * L X J c P马,两情相悦……”

白惜月伸手躲过酒坛子,柔声劝说E d e ] f U道:“师姐,你喝醉了,我扶你到w 7 h } ( X K X床上休息一会,好不好?”

“我没醉,我还能再喝三……三百杯……”她伸出三根手指,在眼前晃了晃,白惜月大感头疼,只好出手点了她的昏睡穴。

坐在床边,替T ~ $ I @ a她掖好被角,看着她安静的睡颜,白惜月暗暗为她心疼。三师姐苦恋二师兄多年,可二师兄醉心于剑术武功,无意儿女情长,即便爽朗如三师姐,偶尔也会伤心难过吧!

脑中又想起她的话“好羡慕你和五师弟,青梅竹j u y J马,两情相悦……”夜深人静时,五师兄会不会也对月独酌,暗自伤怀呢?她是否应该放下心中的顾S r N _ $虑,给彼此一个机会呢?


站长自用好用的梯子: http://t.cn/E71xZtX?184689978 安装后打开填写ID:184689978 获取免费 速度非常快, 秒开1080p油管视频,INS,PH站等网站APP,无广告,永不断线。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