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太大了要撑坏了h 家公上我

一些杂文 宅小发 8个月前 (02-10) 134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楼梯太大了要撑坏了h 家公上我

  宋婶嚷嚷着要请钱| A 7 C u 7 l ^ Y恒过来读借条内容。

  本来x f 7 [ R ( o O &盘腿坐在炕上,不稀罕搭理她的钱朵,笑容慢慢变冷。

 

楼梯太大了要撑坏了h 家公上我

 M M ; B ^只要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宋婶不5 / f S E是小心仔细,是故意找茬。

  等再没人上前来摁手印领菜种,钱朵将菜种收拾收拾,连同借条一起塞进包裹扛起来,跳下炕C ! n e p:“既然大家有异议,给你们一晚上考虑时间。”

  “咋滴?做W ` w B ` E 4贼心虚啊?”宋婶不依不饶:“若是坦荡,让你三叔来,当众给我们念一念。”

  钱朵冲她翻个白眼,站着没动。

  里正绷着6 j ] + , K X N F脸呵斥:“宋寡妇,你+ D ;故意的吧?谁不知道钱朵跟老四房不对付断l e ] n ! ! %绝了1 V 8 _关系,你让钱恒来,我还不

楼梯太大了要撑坏了h 家公上我

信他能老老实实照着借条念呢!”

  宋婶见钱朵不说话,却让里正出来挡,心里认定钱朵心里有鬼。

 8 m K s 她说:“钱恒怎么不能念?他是秀才,难道I r / N S f j还不如一个做小买卖的生意人有信O * .誉?”

  “老四房是跟钱朵断关系,但出来闹的都是钱老h x % 8 $ e n太和李翠花,钱恒可是一直没说什么[ 6 z . P l $ =狠话。”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钱恒一个秀才老爷,不至于拿族人的利益开玩笑。”

  “至于那些小买卖人,就说7 $ % _ ? } (不定了。”

  “毕竟啊,无商不J!”

  钱朵抬起头扫9 t s 1一圈屋里所有人,有厌恶宋婶做小人的,有静观事态进展的,更有不一部分人胆子小,信了宋婶说的那种可能性,眼神都开始不对。

  她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了紧,紧紧握成拳头B ^ ( F Q ` & ,若不是宋婶是二黑的娘。

  本想念在二黑往日情义,钱朵不跟宋婶一般见识。

  但是对方连“无商不J”四个字都说出来,看来打定主意要搞臭钱朵声誉。

  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按宋婶性格,估计是要将她气跑,然后背地谗言。

  村里最近又闲,众人无事就扎堆说闲话,所以等第二天,估计谣言都能传好几个版本。

  任事态失控,她以后蔬菜买卖就做不成了!

  外公说,快刀斩乱麻,当断则断。

  钱朵点点头,大声说道:“请我三叔,我不信任她;里正差人对字M x * ; 5数,你不信!j f U . 7 Z ? a

  “不如派人请了隔壁村教书先生2 L e $ t来,他不是咱们村的,平时与我也无T I * m交集,与咱们村也没什么利益瓜葛,请他最公正!”

  里正不可置信看看钱朵:“侄女,你还[ i h q & } 4 _真请人来念借条?”e d ` r # j E *

  “里正叔,我钱朵行的正坐的q y = Q `端。”钱朵郎朗说道:“既然有人怀疑,我总要给大家一个交待,免得有L 4 j v人背后说三道四。”

  里正一听有理,当即点头:“水生、富贵,你们俩个小子脚程块,点上火把去邻村将先生请过了,就说咱村有要紧; h 0 a g D f N N的事!”

  “哎!”水生应一声,撒丫子就往外跑。

  没想到钱朵真请人来念,宋婶心里有点发虚,端着针线筐的手微微发抖。

  她以为钱朵小姑娘,脸皮薄,被质疑两句会哭着跑开。

  然后她就再抹黑几句,多传点谣言,等第二天; n J B @钱朵回过神,声誉早就毁了。

  谁知道钱朵不怕邪呢,要正面刚。

  宋婶眼睛回避众人,身体往/ A C s 门后面躲了躲。

  钱朵瞅见,故意问:“宋婶,躲啥呀?心虚呢?”

  “谁心虚?”宋婶肯定不能认F * 0 H k m输,硬着Y ^ ] 7 A t头跟钱朵吵:“我是为了村里好,怕大家上当!”

  “r : H R r = f y得了吧,钱朵敢请先生来,肯定借条没问题,就你说事B t 8 b z +,耽误大家时间。”钱朵还没说话,高氏嚷嚷起来:“该不是白天你儿子吃了钱朵闭门羹,你耍小心眼吧?”

  高X c e s G = V氏就是听到宋婶质疑后没敢摁手印的那个,此刻见钱朵行为坦荡,后悔自己

楼梯太大了要撑坏了h 家公上我

又听风就是雨,差点又错过好事。

  所以她看宋婶百般不顺眼,帮着钱朵怼了B R Y两句。

  宋婶的脸有点挂不住,从前胆小怕事的人,突然干起坏事来,一时半会还不适应。

  情急之下,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说:“急啥,小心行得万年船。回头先生来了,若真是借条,还能少了你的?”

  钱朵听到= 1 p 8 , a &这句话,冷冷一笑,还想着要菜种?

  做梦!

  不过现在不搭理她,等一会先; % D X + A !生念完借条再说。

  大家都抄着手,聚在堂屋里焦急的等。

  邻村也不远,等手握借条的拿到种子,水生和富贵已经将人请来了。

  富贵拨拉开人群:“让开让开,先生来了。艾玛,可把先生累坏了,我和水生哥就差扛着人来。”

  先生n & ? 2 {是大张庄的秀才,年五十,因为家境贫寒,家有老母要 L }照顾,考了几年进士没考上,索性在村里开了私塾。

  之前钱家沟有族学,还请他来当先生。

  所以张秀才在钱家沟也算有威望。

  一听说钱家沟有很重要的事,他扔下碗筷紧跑慢跑过来,等知道是因为借条的事,颇有些生气:“着急请我来,还以为啥大事呢!”

  钱朵在他进来的时候,就起立站好。

  一听n X f他生气,忙捧上一杯热茶:“张先生,您也知道我们村种菜大户,冰雹一下受灾严重。”

  “我做事的东家搞到一批上好的菜种T 4 ! ~ N . Q,比一般的出产量多,我想着帮族里做点好t { T ! O k 5 x事,就申请了一批。”

  “但是菜d d o D 种不是白送的,毕竟东家是生意人,不做亏本的买卖,因此y s ? a l V –写了借条让人u H z O画押。”

  “族里有人[ 0 N [质疑借条真假,这才赶时间将先生请来,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钱朵生的漂亮,本就在一群庄稼人中间显着可亲,此刻态度毕恭毕敬,说话声好听又得体,又是为族人利益操心。

  张秀才听得心里又舒服又感动,一脑门子气顿时烟消云散。

  他接过借条,C ` 0凑着昏* 1 Q } 2 T : q S暗的油灯,将借条内容念了一遍后点点头:“还算厚道!”

  这下再没人质疑了。

  宋婶扶着门框,摇摇欲坠,这下子还咋抹黑钱朵,人先生都认可。

  看着族人围绕在钱4 A W ] p朵身边摁手印要种子,宋婶又害怕又眼馋,没有种子,来年吃啥喝啥( u v

  她也想想要。

  趁着

from www.nianchina.net

人多钱朵顾不过来,宋婶一咬牙也挤过去,伸手抽出一张借条,打算偷偷摁上手印换菜种。

  借条刚抽出一半,钱朵pa一下给摁住:“宋婶,想啥好事呢?”

from www.nianchina.net


站长自用好用的梯子: http://t.cn/E71xZtX?184689978 安装后打开填写ID:184689978 获取免费 速度非常快, 秒开1080p油管视频,INS,PH站等网站APP,无广告,永不断线。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